<var id="z9fx1"></var>

<video id="z9fx1"></video>

<thead id="z9fx1"><dfn id="z9fx1"></dfn></thead><form id="z9fx1"></form>

    <form id="z9fx1"><listing id="z9fx1"><font id="z9fx1"></font></listing></form>

    <meter id="z9fx1"></meter>

      寫(xiě)母親的散文名家名篇

     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2-09-03 來(lái)源: 美文摘抄 點(diǎn)擊:

        母親的愛(ài)護,許多細微曲折處是說(shuō)不完、也無(wú)法全捕捉到的。下面是我精心為您整理的寫(xiě)母親的散文名家名篇,希望您喜歡!

        寫(xiě)母親的散文名家名篇一:我的母親是春天

        在我們家里,母親是至高無(wú)上的守護神。日常生活全是母親料理。三餐茶飯,四季衣裳,孩子的教養,親友的聯(lián)系,需要多少精神!我自幼多病,常和病魔作斗爭。能夠不斷戰勝疾病的主要原因是我有母親。如果沒(méi)有母親,很難想象我會(huì )活下來(lái)。在昆明時(shí)嚴重貧血,上紀念周站著(zhù)站著(zhù)就暈倒。后來(lái)索性染上肺結核休學(xué)在家。當時(shí)的治法是一天吃五個(gè)雞蛋,曬太陽(yáng)半小時(shí)。母親特地把我的床安排到有陽(yáng)光的地方,不論多忙,這半小時(shí)必在我身邊,一分鐘不能少。我曾由于各種原因多次發(fā)高燒,除延醫服藥外,母親費盡精神護理。用小匙喂水,用涼手巾覆在額上,有一次高燒昏迷中,覺(jué)得像是在一個(gè)狄窄的洞中穿行,擠不過(guò)去,我以為自己就要死了,一抓到母親的手,立刻知道我是在家里,我是平安的。后來(lái)我經(jīng)歷名目繁多的手術(shù),人贈雅號“挨千刀的”。在挨千刀的過(guò)程中,也是母親,一次又一次陪我奔走醫院,醫院的人總以為是我陪母親,其實(shí)是母親陪我。我過(guò)了四十歲,還是覺(jué)得睡在母親身邊最心安。

        母親的愛(ài)護,許多細微曲折處是說(shuō)不完、也無(wú)法全捕捉到的。也就是有這些細微曲折才形成一個(gè)家。這人家處處都是活的,每一寸墻壁,每一寸窗簾都是活的。小學(xué)時(shí)曾以“我的家庭”為題作文,我寫(xiě)出這樣的警句:“一個(gè)家,沒(méi)有母親是不行的。母親是春天,是太陽(yáng)。至于有沒(méi)有父親,不很重要!弊鳂I(yè)在開(kāi)家長(cháng)會(huì )時(shí)展覽,父親去看了;貋(lái)向母親描述,對自己的地位似并不在意,以后也并不努力增加自己的重要性,只顧沉浸在他的哲學(xué)世界中。

        在父母那時(shí)代,先生小心做學(xué)問(wèn),太太操勞家務(wù),使無(wú)后顧之憂(yōu),是常見(jiàn)的。不過(guò)父母親特別典型。他們真像一個(gè)人分成兩半,一半主做學(xué)問(wèn),一半主理家事,左右合契,毫發(fā)無(wú)間。應該說(shuō),他們完成了上帝的愿望。

        母親對父親的關(guān)心真是無(wú)微不至,父親對母親的依賴(lài)也是到了極點(diǎn)。我們的堂姑父張岱年先生說(shuō),“馮先生做學(xué)問(wèn)的條件沒(méi)有人比得上。馮先生一輩子沒(méi)有買(mǎi)過(guò)菜”。細想起來(lái),在昆明鄉下時(shí),有一陣子母親身體不好,父親帶我們去趕過(guò)街子,不過(guò)次數有限。他的生活基本上是衣來(lái)伸手,飯來(lái)張口。

        舊時(shí)有一付對聯(lián):“自古庖廚君子遠,從來(lái)中饋淑人宜”,放在我家正合適。母親為一家人真操碎了心,在沒(méi)有什么東西的情況下,變著(zhù)法子讓大家吃好。她向同院的外國鄰居的廚師學(xué)烤面包,用土豆作引子,土豆發(fā)酵后力量很大,能“嘭”的一聲,頂開(kāi)瓶塞,聲震屋瓦。在昆明時(shí)一次父親患斑疹傷寒,這是當時(shí)西南聯(lián)大一位校醫鄭大夫診斷出的病,治法是不吃飯,只喝流質(zhì),每小時(shí)一次,幾天后改食半流質(zhì)。母親用里脊肉和豬肝做湯,自己搟面條,搟薄切細,下在湯里。有人見(jiàn)了說(shuō),就是吃馮太太做的飯,病也會(huì )好。

        寫(xiě)母親的散文名家名篇二:我的母親

        母親的娘家是在北平德勝門(mén)外,土城兒外邊,通大鐘寺的大路上的一個(gè)小村里。村里一共有四五家人家,都姓馬。大家都種點(diǎn)不十分肥美的土地,但是與我同輩的兄弟們,也有當兵的,作木匠的,作泥水匠的,和當巡察的。他們雖然是農家,卻養不起牛馬,人手不夠的時(shí)候,婦女便也須下地作活。

        對于姥姥家,我只知道上述的一點(diǎn)。外公外婆是什么樣子,我就不知道了,因為他們早已去世。至于更遠的族系與家史,就更不曉得了;窮人只能顧眼前的衣食,沒(méi)有功夫談?wù)撌裁催^(guò)去的光榮;“家譜”這字眼,我在幼年就根本沒(méi)有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。

        母親生在農家,所以勤儉誠實(shí),身體也好。這一點(diǎn)事實(shí)卻極重要,因為假若我沒(méi)有這樣的一位母親,我之為我恐怕也就要大大的打個(gè)折扣了。

        母親出嫁大概是很早,因為我的大姐現在已是六十多歲的老太婆,而我的大甥女還長(cháng)我一歲啊。我有三個(gè)哥哥,四個(gè)姐姐,但能長(cháng)大成人的,只有大姐,二姐,三哥與我。我是“老”兒子。生我的時(shí)候,母親已四十一歲,大姐二姐已都出了閣。

        由大姐與二姐所嫁入的家庭來(lái)推斷,在我生下之前,我的家里,大概還馬馬虎虎的過(guò)得去。那時(shí)候定婚講究門(mén)當戶(hù)對,而大姐丈是作小官的,二姐丈也開(kāi)過(guò)一間酒館,他們都是相當體面的人。

        可是,我,我給家庭帶來(lái)了不幸:我生下來(lái),母親暈過(guò)去半夜,才睜眼看見(jiàn)她的老兒子――感謝大姐,把我揣在懷里,致未凍死。

        一歲半,我把父親“克”死了。兄不到十歲,三姐十二三歲,我才一歲半,全仗母親獨力撫養了。父親的寡姐跟我們一塊兒住,她吸鴉片,她喜摸紙牌,她的脾氣極壞。為我們的衣食,母親要給人家洗衣服,縫補或裁縫衣裳。在我的記憶中,她的手終年是鮮紅微腫的。白天,她洗衣服,洗一兩大綠瓦盆。她作事永遠絲毫也不敷衍,就是屠戶(hù)們送來(lái)的黑如鐵的布襪,她也給洗得雪白。晚間,她與三姐抱著(zhù)一盞油燈,還要縫補衣服,一直到半夜。她終年沒(méi)有休息,可是在忙碌中她還把院子屋中收拾得清清爽爽。桌椅都是舊的,柜門(mén)的銅活久已殘缺不全,可是她的手老使破桌面上沒(méi)有塵土,殘破的銅活發(fā)著(zhù)光。院中,父親遺留下的幾盆石榴與夾竹桃,永遠會(huì )得到應有的澆灌與愛(ài)護,年年夏天開(kāi)許多花。

        哥哥似乎沒(méi)有同我玩耍過(guò)。有時(shí)候,他去讀書(shū);有時(shí)候,他去學(xué)徒;有時(shí)候,他也去賣(mài)花生或櫻桃之類(lèi)的小東西。母親含著(zhù)淚把他送走,不到兩天,又含著(zhù)淚接他回來(lái)。我不明白這都是什么事,而只覺(jué)得與他很生疏。與母親相依如命的是我與三姐。因此,她們作事,我老在后面跟著(zhù)。她們澆花,我也張羅著(zhù)取水;她們掃地,我就撮土……從這里,我學(xué)得了愛(ài)花,愛(ài)清潔,守秩序。這些習慣至今還被我保存著(zhù)。

        有客人來(lái),無(wú)論手中怎么窘,母親也要設法弄一點(diǎn)東西去款待。舅父與表哥們往往是自己掏錢(qián)買(mǎi)酒肉食,這使她臉上羞得飛紅,可是,殷勤的給他們溫酒作面,又給她一些喜悅。遇上親友家中有喜喪事,母親必把大褂洗得干干凈凈,親自去賀吊――份禮也許只是兩吊小錢(qián)。到如今為我的好客的習性,還未全改,盡管生活是這么清苦,因為自幼兒看慣了的事情是不易改掉的。

        姑母時(shí)常鬧脾氣。她單在雞蛋里找骨頭。她是我家中的閻王。直到我入中學(xué),她才死去,我可是沒(méi)有看見(jiàn)母親反抗過(guò)!皼](méi)受過(guò)婆婆的氣,還不受大姑子的嗎?命當如此!”母親在非解釋一下不足以平服別人的時(shí)候,才這樣說(shuō)。是的,命當如此。母親活到老,窮到老,辛苦到老,全是命當如此。她最會(huì )吃虧。給親友鄰居幫忙,她總跑在前面:她會(huì )給嬰兒洗三――窮朋友們可以因此少花一筆“請姥姥”錢(qián)――她會(huì )刮痧,她會(huì )給孩子們剃頭,她會(huì )給少婦們絞臉……凡是她能做的,都有求必應。但是,吵嘴打架,永遠沒(méi)有她。她寧吃虧,不逗氣。當姑母死去的時(shí)候,母親似乎把一世的委屈都哭了出來(lái),一直哭到墳地。不知道哪里來(lái)的一位侄子,聲稱(chēng)有承繼權,母親便一聲不響,教他搬走那些破桌爛板凳,而且把姑母養的一只肥肉雞也送給他。

        可是,母親并不軟弱。父親死在庚子鬧“拳”的那一年。聯(lián)軍入城,挨家搜索財物雞鴨,我們被搜兩次。母親拉著(zhù)哥哥與三姐坐在墻根,等著(zhù)“鬼子”進(jìn)門(mén),街門(mén)是開(kāi)著(zhù)的!肮碜印边M(jìn)門(mén),一刺刀先把老黃狗刺死,而后入室搜索,他們走后,母親把破衣箱搬起,才發(fā)現了我。假若箱子不空,我早就被壓死了;噬吓芰,丈夫死了,鬼子來(lái)了,滿(mǎn)城是血光火焰,可是母親不怕,她要在刺刀下,饑荒中,保護著(zhù)兒女。北平有多少變亂啊,有時(shí)候兵變了,街市整條的燒起,火團落在我們院中;有時(shí)候內戰了,城門(mén)緊閉,鋪店關(guān)門(mén),晝夜響著(zhù)槍炮。這驚恐,這緊張,再加上一家飲食的籌劃,兒女安全的顧慮,豈是一個(gè)軟弱的老寡婦所能受得起的?可是,在這種時(shí)候,母親的心橫起來(lái),她不慌不哭,要從無(wú)辦法中想出辦法來(lái)。她的淚會(huì )往心中落!這點(diǎn)軟而硬的性格,也傳給了我。我對一切人與事,都取和平的態(tài)度,把吃虧當作當然的。但是,在作人上,我有一定的宗旨與基本的法則,什么事都可將就,而不能超過(guò)自己畫(huà)好的界限。我怕見(jiàn)生人,怕辦雜事,怕出頭露面;但是到了非我去不可的時(shí)候,我便不敢不去,正像我的母親。從私塾到小學(xué),到中學(xué),我經(jīng)歷過(guò)起碼有二十位教師吧,其中有給我很大影響的,也有毫無(wú)影響的,但是我的真正的教師,把性格傳給我的,是我的母親。母親并不識字,她給我的是生命的教育。

        當我在小學(xué)畢了業(yè)的時(shí)候,親友一致的愿意我去學(xué)手藝,好幫助母親。我曉得我應當去找飯吃,以減輕母親的勤勞困苦?墒,我也愿意升學(xué)。我偷偷的考入了師范學(xué)校――制服,飯食,書(shū)籍,宿處,都由學(xué)校供給。只有這樣,我才敢對母親說(shuō)升學(xué)的話(huà)。入學(xué),要交十元的保證金,這是一筆巨款!母親作了半個(gè)月的難,把這巨款籌到,而后含淚把我送出門(mén)去。她不辭勞苦,只要兒子有出息。當我由師范畢業(yè),而被派為小學(xué)校校長(cháng),母親與我都一夜不曾合眼。我只說(shuō)了句:“以后,您可以歇一歇了!”她的回答只有一串串的眼淚。我入學(xué)之后,三姐結了婚。母親對兒女都是一樣疼愛(ài)的,但是假若她也有點(diǎn)偏愛(ài)的話(huà),她應當偏愛(ài)三姐,因為自父親死后,家中一切的事情都是母親和三姐共同撐持的。三姐是母親的右手,但是母親知道這右手必須割去,她不能為自己的便利而耽誤了女兒的青春。當花轎來(lái)到我們的破門(mén)外的時(shí)候,母親的手就和冰一樣的涼,臉上沒(méi)有血色――那是陰歷四月,天氣很暖,大家都怕她暈過(guò)去?墒,她掙扎著(zhù),咬著(zhù)嘴唇,手扶著(zhù)門(mén)框,看花轎徐徐的走去。不久,姑母死了。三姐已出嫁,哥哥不在家,我又住學(xué)校,家中只剩母親自己。她還須自早至晚的操作,可是終日沒(méi)人和她說(shuō)一句話(huà)。新年到了,正趕上政府倡用陽(yáng)歷,不許過(guò)舊年。除夕,我請了兩小時(shí)的假,由擁擠不堪的街市回到清爐冷灶的家中。母親笑了。及至聽(tīng)說(shuō)我還須回校,她楞住了。半天,她才嘆出一口氣來(lái)。到我該走的時(shí)候,她遞給我一些花生,“去吧,小子!”街上是那么熱鬧,我卻什么也沒(méi)看見(jiàn),淚遮迷了我的眼。今天,淚又遮住了我的眼,又想起當日孤獨的過(guò)那凄慘的除夕的慈母?墒,慈母不會(huì )再候盼著(zhù)我了,她已入了土!

        兒女的生命是不依順著(zhù)父母所投下的軌道一直前進(jìn)的,所以老人總免不了傷心。我廿三歲,母親要我結婚,我不要。我請來(lái)三姐給我說(shuō)情,老母含淚點(diǎn)了頭。我愛(ài)母親,但是我給了她最大的打擊。時(shí)代使我成為逆子。廿七歲,我上了英國。為了自己,我給六十多歲的老母以第二次打擊。在她七十大壽的那一天,我還遠在異域。那天,據姐姐們后來(lái)告訴我,老太太只喝了兩口酒,很早的便睡下。她想念她的幼子,而不便說(shuō)出來(lái)。

        七七抗戰后,我由濟南逃出來(lái)。北平又像庚子那年似的被鬼子占據了,可是母親日夜惦念的幼子卻跑到西南來(lái)。母親怎樣想念我,我可以想像得到,可是我不能回去。每逢接到家信,我總不敢馬上拆看,我怕,怕,怕,怕有那不詳的消息。人,即使活到八九十歲,有母親便可以多少還有點(diǎn)孩子氣。失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,雖然還有色有香,卻失去了根。有母親的人,心里是安定的。我怕,怕,怕家信中帶來(lái)不好的消息,告訴我已是失去了根的花草。

        去年一年,我在家信中找不到關(guān)于老母的起居情況。我疑慮,害怕。我想像得到,沒(méi)有不幸,家中念我流亡孤苦,或不忍相告。母親的生日是在九月,我在八月半寫(xiě)去祝壽的信,算計著(zhù)會(huì )在壽日之前到達。信中囑咐千萬(wàn)把壽日的詳情寫(xiě)來(lái),使我不再疑慮。十二月二十六日,由文化勞軍大會(huì )上回來(lái),我接到家信。我不敢拆讀。就寢前,我拆開(kāi)信,母親已去世一年了!

        生命是母親給我的。我之能長(cháng)大成人,是母親的血汗灌養的。我之能成為一個(gè)不十分壞的人,是母親感化的。我的性格,習慣,是母親傳給的。她一世未曾享過(guò)一天福,臨死還吃的是粗糧!唉!還說(shuō)什么呢?心痛!心痛!

        寫(xiě)母親的散文名家名篇三:秋天的懷念

        雙腿癱瘓后,我的脾氣變的暴怒無(wú)常。望著(zhù)望著(zhù)天上北歸的雁陣,我會(huì )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;聽(tīng)著(zhù)聽(tīng)著(zhù)李谷一甜美的歌聲,我會(huì )猛地把手邊的東西摔向四周的墻壁。這時(shí),母親就悄悄地躲出去,在我看不見(jiàn)的地方偷偷地聽(tīng)著(zhù)我是動(dòng)靜。當一切恢復沉寂,她又悄悄地進(jìn)來(lái),眼邊紅紅的,看著(zhù)我!奥(tīng)說(shuō)北海的花兒都開(kāi)了,我推著(zhù)你去走走!彼偸沁@么說(shuō)。母親喜歡花,可自從我的腿癱瘓后,她侍弄的那些花都死了!安,我不去!”我狠命的捶打這兩條可恨的腿,喊著(zhù):“我可活什么勁!”母親撲過(guò)來(lái)抓住我的手,忍住哭聲說(shuō):“咱娘倆在一塊,好好兒活,好好兒活……”

        可我卻一直都不知道,她的病已經(jīng)到了那步田地。后來(lái)妹妹告訴我,她經(jīng)常肝疼得整宿翻來(lái)覆去的睡不了覺(jué)。

        那天我又獨自坐在屋里,看著(zhù)窗外的樹(shù)葉“刷刷啦啦”的飄落。母親進(jìn)來(lái)了,擋在窗前:“北海的菊花開(kāi)了,我推你去看看吧!彼俱驳哪樕巷@出央求般的神色!笆裁磿r(shí)候?”“你要是愿意,就明天?”她說(shuō)。我的回答已經(jīng)讓她喜出望外了,!昂冒,就明天!蔽艺f(shuō)。她高興的一會(huì )兒坐下,一會(huì )站起來(lái):“那就趕緊準備準備!薄鞍ρ,煩不煩?幾步路,有什么好準備的!”她也笑了,坐在我的身邊,絮絮叨叨地說(shuō)著(zhù):“看完菊花,咱們去‘仿膳’,你小時(shí)候最?lèi)?ài)吃那兒的豌豆黃兒。還記得那回我帶你去北海嗎?你偏說(shuō)那楊樹(shù)花是毛毛蟲(chóng),跑著(zhù),一腳踩扁一個(gè)……”她忽然不說(shuō)了。對于“跑”和“踩”一類(lèi)的字眼她比我還敏感。她又悄悄地出去了。

        她出去了,就再也沒(méi)回來(lái)。

        鄰居把她抬上車(chē)時(shí),她還在大口大口地吐著(zhù)鮮血。我沒(méi)想到她已經(jīng)病成那樣?粗(zhù)三輪車(chē)遠去,也決沒(méi)有想到那竟是永遠的訣別。

        鄰居的小伙子背著(zhù)我去看她的時(shí)候,她正艱難地呼吸著(zhù),像她艱難的一生。別人告訴我,她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話(huà)是:“我那個(gè)有病的兒子和我那個(gè)還未成年的女兒……”

        又是秋天,妹妹推著(zhù)我去北?戳司栈。黃色的花淡雅,白色的花高潔,紫紅色的花熱烈而深沉,活潑灑灑,秋風(fēng)中正開(kāi)得爛漫。我懂得母親沒(méi)有說(shuō)完的話(huà),妹妹也懂。我倆在一塊兒,好好兒活……

      相關(guān)熱詞搜索:母親經(jīng)典散文

     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m.683300.cc
      很黄很色裸乳视频网站,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免费看,丁香婷婷激情五月,久久免费视频网

      <var id="z9fx1"></var>

      <video id="z9fx1"></video>

      <thead id="z9fx1"><dfn id="z9fx1"></dfn></thead><form id="z9fx1"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z9fx1"><listing id="z9fx1"><font id="z9fx1"></font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<meter id="z9fx1"></meter>